您的位置:首页 > 非遗保护 > 项目名称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千童信子节。
时间:2018-07-07 17:50:54

    盐山县千童镇地处冀鲁交界、渤海之滨,漳卫新河北岸。春秋战国时期为齐地绕安。自古以来,水陆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唐以前一直是州、郡、县治所。公元前209年,秦代著名方士徐福奉始皇之命,率数千童男女从千童城出发,乘楼船东渡扶桑“止王不归”,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徐福东渡的伟大壮举。

千童信子节正是起源于徐福东渡。为了表达对远去亲人的哀思,每年的农历三月二十八徐福东渡纪念日,成千上万的千童百姓聚集在城东门,举行声势浩大的祭祀活动。起初人们筑起高高的土台,登高望远、祭祀亡灵。随着时间的推移,祭祀形式不断变换。隋唐时期,人们用原木捆成高达十几米的微型舞台,培训品行端正、眉清目秀的童男女登上舞台,环街祭祀表演,呼唤亲人魂归故里,这时的信子已有文艺表演的性质。经过几百年的演变,最后演变成为每逢甲子年的农历三月二十八,举行一次大祭,六十年一个轮回。
    农历三月二十八这天,全城清水泼街、黄土垫路。家家户户沐浴更衣,外地观众也手持贡品恭立街旁。上午辰时,仪式开始,主事者带领众人到开化寺千童殿前开祭。童男童女登上舞台,由三十六名壮汉抬着环城表演。鼓乐队吹吹打打,狮舞队、高跷队、武术队、钢叉队前面开道。这时童男童女有的仰天叩拜、有的摇幡呼唤,环城一周,涌向东门。数万人向东祭拜,齐声呼唤亲人亡魂归来。祭祀完毕,再回开化寺,使亲人灵魂有安息之所。
    为进一步弘扬千童信子这一独特的民族文化遗产,盐山县人民政府、盐山县徐福千童会分别在1993年、1997年举办千童文化节,连续两届表演了千童信子。这时的信子已由铁木结构改装为钢架结构,高度达到20多米;再加上声光电等现代化手段,使信子的结构更牢固,外观更漂亮,人文内涵更丰富。在内容上创作了“绕安征募”、“东渡击浪”、“扶桑授艺”、“望海盼归”四个经典造型,再现徐福东渡的宏大场面和历史影响。演出当天,引来周围数千里几十万名观众,场面空前。人们都说:“进过京、到过卫、不如到千童赶庙会!”可见千童信子节的巨大影响。
    无独有偶,与千童信子节相对应的是日本佐贺的氏子节。千童镇是东渡的启航地,佐贺是东渡的登陆地。佐贺有一座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金立神社,社内的主神就是徐福的金身。每年日历的四月二十七至二十九日,数万人抬着徐福像到登陆地有明海边,举行祭祀仪式;其意是让徐福千童遥望西方,以解思乡之情。千童镇的信子节和日本佐贺的氏子节,是两国两地人民从不同角度对徐福千童异工同曲的纪念。正如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赵朴初为千童碑题词所说:“徐福乘槎竟不回,三千子弟老蓬莱,至今两岸传佳话,花萼城村次第开。”
    千童信子节承载着千童文化的丰厚内涵。几千人庞大的船队战海风斗恶浪,排除万难,首开世界航海史、世界移民史的先河,显示了中华民族勇于探索、开拓进取的拼搏精神。徐福作为中日友好的和平使者,在日本受到广泛尊重,反映了和平外交、和谐相处的永恒魅力。以千童文化为纽带,盐山徐福千童会与日韩进行了广泛的交流。日本国徐福会副会长宫下长春、常务理事笹本直卫、池上正治、大阪徐福会会长壹岐一郎、日本国园福之友会会长藤本幸邦、韩国徐福会会长洪淳晚等数十名知名学者来盐山考察。同时,自1996年起,盐山徐福千童会先后派五批人员对日韩进行了回访。2006年11月,以盐山徐福千童会会长、盐山县委书记杨洪榜为团长的盐山经济文化考察团,对日本国有关徐福千童的遗址遗迹进行了探访,拜会了文化界、经济界、政界的友好人士,掀起了盐山对日交流的新高潮。千童信子是中华大地唯一一种登上高高舞台进行祭祀的民间文艺形式,她以高、奇、惊、险为特征,两千多年延绵不断,堪称中华民族一绝。研究千童信子节对探讨环渤海地区的古齐国、燕国的民风民俗、宗教信仰、鬼魂崇拜、长生不死的起源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千童信子因此受到盐山县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为把千童信子发扬光大,先后于一九九二年成立了盐山徐福千童会,一九九三年举办第一届以表演信子为主的千童文化节,一九九七年,成功举办第二届千童文化节,并投资200多万元修建了千童祠,千童祠已成为日韩友人寻根问祖,祭典参拜的圣地。2000年12月又投资900多万元修建了千童博物馆和千童文化广场。馆内陈列了有关千童文化、千童信子的出土文物,史书记载、民间传说及民俗展示。千童信子作为一种文化品牌,正与千童祠、千童博物馆、千童文化广场、开化寺、无棣沟、训童港等景点一起成为一种宝贵旅游资源。共同为做好环渤海旅游业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版权所有